鈷價格持續低位徘徊 無鈷少鈷電池再進程
發布時間:2020-02-22 09:27:00
關鍵詞:鋰電池正極材料

作為當前鋰電池的重要材料,鈷的價格變化向來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日前,嘉能可發布報告稱,因鈷價低迷引起的連鎖反應導致資產減值28億美元,公司自2015年以來首次年度凈利虧損。整體上看,嘉能可2019年凈虧損4.04億美元,而2018年凈盈利曾高達34.1億美元。


據國外媒體報道,嘉能可非洲Katanga銅鈷礦截至2019年年底仍保有12797噸鈷,市值超4億美元,2018年該公司鈷庫存僅為3769噸。Katanga礦業2019年總計產鈷17054噸,其中僅售出4257噸。據稱,這些庫存對鈷價造成了一定壓力。從2018年5月至2019年8月,鈷價下跌超70%,至2.6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0萬元)/噸。隨后鈷價格雖然略微上揚,但到2020年2月仍然維持在人民幣28萬元/噸左右的低位。


不僅嘉能可業績遭遇重創,由于2019年鈷產品價格的大幅度下降,國內以鈷產品為主要經營業務的華友鈷業、寒銳鈷業、盛屯礦業、洛陽鉬業等鈷巨頭2019年也都出現了業績下滑。


具體來看,華友鈷業預計2019年實現歸母凈利潤0.8億-2.3億元,同比下降85%-95%;寒銳鈷業預計2019年實現歸母凈利潤1000萬-1500萬元,同比下滑97.88%-98.59%;盛屯礦業預計2019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將減少6025.66萬-1.10億元,同比減少14%-26%;洛陽鉬業預計2019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預計區間為17.00億-20.00億元,同比下降56.86%-63.33%。


就在鈷價持續低迷的同時,市場上又傳來了對鈷不利的消息。全球電動汽車引領者特斯拉計劃在中國制造Model 3車型中使用寧德時代供應的“無鈷”電池,以更換目前所使用的三元鋰電池這之后特斯拉表示,與寧德時代目前有合作協議,而寧德時代的磷酸鐵鋰電池“本身就不含鈷”。


受“無鈷”利空消息影響,近日股市中鈷板塊遭遇“寒潮”,寒銳鈷業、華友鈷業、洛陽鉬業等涉鈷概念股紛紛大跌。其中,2月19日寒銳鈷業、華友鈷業跌停;寒銳鈷業收報80.50元/股,盤后數據顯示五家機構席位合計賣出3.33億元;華友鈷業收報48.01元,僅一機構席位就賣出3.15億元。而相反的,“無鈷”對另一些企業則是利好的信息,19日德方納米、湘潭電化、豐元股份、光華科技等無鈷概念股漲停,比亞迪、國軒高科等磷酸鐵鋰概念股大漲。


實際上,特斯拉近年一直在無鈷電池上加碼布局。2018年6月,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曾直言,當時特斯拉電池中鈷的含量僅為3%,未來將實現“無鈷化”。而特斯拉的供應商松下汽車電池業務負責人Kenji Tamura也表示:“我們已經大幅降低了鈷的使用量,并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實現無鈷電池,目前研發已在進行中。


據了解,全球現有的無鈷電池技術方案主要有兩個方向第一種是充分挖掘現有無鈷電池技術潛力,如磷酸鐵鋰電池,通過提升單個電芯能量密度以及CTP、刀片電池等技術,做到降本增效;第二種新型無鈷材料電池。2019年蜂巢能源成功研發出無鈷材料據悉,蜂巢能源的無鈷材料性能可以達到NCM811同等水平,但電池材料整體成本會下降5-10%,而且原材料的供應更加穩定、有保障。


當然,由于鈷屬于貴金屬,能夠實現無鈷化降低成本當然是最好,但是在現有的技術條件下,許多電池企業采取的是少鈷化方案。SKI表示,將開發新一代電動車電池“NCM9 1/2 1/2”,即在用作正極材料的原材料中鎳的比重為90%,鈷和錳各占5%。


此外,全球不少企業在積極布局高鎳少鈷的811電池。目前寧德時代811電池已經量產供貨,而比亞迪、國軒高科、比克動力、億緯鋰能、力神電池、桑頓新能源、遠東福斯特、鵬輝能源、萬向一二三、卡耐新能源等電池企業,以及杉杉股份、當升科技、長遠鋰科、寧波金和、天津巴莫、廈門鎢業等材料企業,都在積極布局NCM811/NCA高鎳少鈷電池和材料。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特斯拉的無鈷電池引發了市場和股市一陣震蕩,但也有分析機構認為不會對需求端造成重大影響。就目前來看,全球大部分的鈷金屬主要應用在高溫合金、硬質合金以及手機電池等領域,2020年5G手機的更換潮,必然會帶動鈷金屬需求的增長。同時,“無鈷”的磷酸鐵鋰電池重點拓展的方向是中低端車型,不會與“有鈷”的三元電池形成直面競爭。


此外,分析機構還認為,在電動車滲透率快速增加的背景下,三元正極和磷酸鐵鋰正極的需求都是增長的,不僅不會對鈷的需求造成壓力,相反將會推動鈷的需求的增加。


不過,無論無鈷電池的影響如何,影響鈷產品企業業績的終究還是價格,鈷價何時走出低迷,這還不好說。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天天股票网